娄底探索构建村级微权力清单制度预防“微腐败”

双峰县纪委组织村干部来涟源考察学习“微权力清单”制度,在娄底高新区人和新村查看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和流程图。组图/潇湘晨报 毛德

娄底高新区人和新村举行村级项目开标会,它是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制度的一次具体运用。

  2017中国改革年度案例,将于1月14日在北京揭晓。候选案例共21个,由各省深改办等部门推荐。娄底市探索构建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制度,是候选案例中唯一来自湖南的。

  在娄底,县级市涟源最早试行“微权力清单”制度。一张清单,明确了村干部可以行使哪些权力、如何行使。它界限清晰,流程明了,便于广大农民参与监督。这项制度,为预防村级“微腐败”、推进依法治村提供了有效经验。

  潇湘晨报记者 袁树勋 娄底报道

  2017年5月,涟源市徐南村刘家组在推荐贫困户的过程中,向5个贫困户(11名贫困对象)收取费用,每人500元共计5500元。这笔钱,被平分给该组群众。不过这一做法最终没有得逞,很快就有村民将收费一事举报至纪委。涟源市纪委迅速介入。当月下旬,镇党委书记、村组干部、驻村扶贫工作队成员等多人受到处分。

  这样一次对“微腐败”的惩治,离不开当地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制度的实施。徐南村是该制度最早的11个试点村庄之一。通过家家入户的小册子、村委公告栏宣传,村民们对“清单”上的内容早已熟悉。

  针对农村“微腐败”设计的制度

  涟源地处武陵山扶贫开发片区,每年都能获得大量扶贫资金,其中一部分资金以项目形式下达。对于村庄来说,项目需要去“跑”去“争”,这就给腐败提供了空间。另一部分资金,诸如低保、危房改造资金,通过资格认定的形式下达,也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。同时,涟源处于快速城镇化过程中,大量的征地拆迁和项目建设也容易滋生出贪腐问题。

  面对农村腐败几大高发领域,如何控防?这是涟源市纪委必须直面的问题,也是他们设计“微权力清单”制度的重要背景。

  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”,无论是项目资金还是低保评定,都要由村支两委经手落实。掌握好村级组织这个环节,让其手中权力不滥用,就把握住了农村廉政风险防控的关键。

  村级组织掌握着哪些权力呢?涟源市纪委的工作人员们梳理后发现,大概有二三十项,如参与工程实施、认定低保、发放土地征收和补偿款。

  “普通群众不完全掌握这些情况,更不清楚运作细节,很难有效监督。”涟源市纪委一名干部说,“如果能把每项具体权力写清楚,明确运作流程,让每个群众都知晓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”

  “微权力清单”发到每个农户家

  这个想法在2017年3月付诸实践。涟源市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制度最先在11个村庄开始试点。清单上,最初载明了32项权力及其实施流程,后来又整合为24项。

  清单印刷成小册子,如今,全市20多万农户每家都领到了一册。

  “对照这本小册子,老百姓就知道村干部哪些行为符合规定,哪些违反规定。”上述干部说,“发现问题,他们可以及时向纪检部门反映,小册子上留了举报受理电话。”

  村级财务开支,是“微权力清单”上的一项重要内容。2017年3月该制度试点启动后,正好赶上涟源市村集体换届前财务清理审计。借这个机会,参与试点的涟源市高新区和两个乡镇清退了42.96万元问题资金,一批“雁过拔毛”的村干部被拉下马,70多人被取消换届提名资格。

  观察

  既预防了腐败也保护了村干部

  老百姓上户口、申请宅基地,都需要村集体组织盖章。事情虽小,也能导致腐败,比如掌握印章的村干部借机索拿卡要。

  “虽然只是微腐败,却是老百姓身边的事。”上述涟源市纪委干部说,有村民因此反映到市纪委办公室。“但村干部也会辩解称,不清楚这个章能不能盖,不知道盖之前要谁签字。”

  “微权力清单”出台后,问题就好办多了。“村级组织印章管理”一项,写明了印章使用的流程。怎么申请、谁来审核、在哪盖章,都一目了然。无论是老百姓还是村干部,都心中有数。

  具体经办过程中,如果村干部违反流程,群众可以举报。如果办事群众的要求不合流程,村干部也可有理有据地回绝。一方面预防了腐败,另一方面也起到了保护村干部的作用。

  类似的故事,娄底高新区社会事务管理处经管站站长易智辉也颇有感触。

  2017年上半年,高新区的一个村庄准备翻新办公楼,总投资约10万元。这类工程怎么建、给谁建,以前几个村干部开开会就定下来了,随意性较大,群众难以了解内情,也容易滋生腐败。

  赶上“微权力清单”制度的实施,这类项目有了严格的操作流程。村支两委提出实施方案后,村民代表会议对之进行审核,形成书面决议。接下来,村招标小组进行招投标,这个过程也进行了公示。

  “中标人的报价,和另一个竞标者只差了5000块钱,这挺少见的。放在以前,也许有人会怀疑里面有猫腻。”易智辉说,“但这个项目按流程操作,公开透明,大家都服气”。

  评价

  “微权力清单”利大于弊

  在涟源,“微权力清单”制度推行10个月了。当地官员也发现了它的一些弊端:严格执行办事流程的同时,客观上拉低了办事效率;大型工程项目招投标,规定要党员大会审议,会议补贴对穷村来说也是笔不小的成本。

  涟源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孙纬辉认为,一项精细化的制度确实会带来更复杂的实施成本,但它能有效制约腐败,不仅有社会效益,也能挽回经济损失,总的来说利大于弊。

  湖南行动

  全省推广“互联网+监督”

  涟源市纪委正在推动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制度与“互联网+监督”结合。

  “互联网+监督”由湖南麻阳率先推行。它囊括了“公职人员基本信息”“企业注册登记信息”“民生资金”等诸多数据库。各数据库之间可进行自动对比,能高效地发现许多腐败线索。

  涟源也在建设“互联网+监督”制度。不久前,当地纪委将“公职人员基本信息”和“企业注册登记信息”对比,发现一名镇干部违规担任了两家矿业公司法人代表。事后,这名干部承认了违规事实,现已辞去公职。

  2017年3月,湖南省委省政府办公厅发文,要求在全省范围内推广“互联网+监督”。如今,推广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果,省市县三级“互联网+监督”平台已于2017年3月正式上线运行。

  “村级微权力清单”制度涉及到大量的信息公开,也衍生出许多大数据。它若能与“互联网+监督”有机结合,将产生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。(编辑/李响炮)